那些年那些事【连载】2

这儿不是窑子2020-01-28  2.0k+

217ec303918fa0ec46f03896249759ee3c6ddba0
图文无关啊。如果你们要对号入座我也没有办法。

  之后的一段时间,我和燕子就没有到聊天室去聊了,基本都是直接在QQ上胡侃,她也经常被我这个猥琐但不失幽默的男人弄得哈哈大笑,但是,光这么聊下去不行啊,起码也得弄张照片瞅瞅看看是恐龙还是美女啊,于是,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,她给我传来了她的照片,而且不是一张,是套图哦!艺术照!哥怀着万分激动地心情把照片打开一看,我叉!这MM貌似年龄比我大不少啊!是个SHAO FU !因为化了妆,所以看不太清本来面目,但是身材还不错,前凸后翘,那些照片一下就刺激到我的荷尔蒙了!哎,没办法,男儿正当虎狼时,哪管萝莉或SHAO FU !

  在得到了燕子的照片后,我问她“你多大啊”,她说“我比你大很多哦,我29岁了”。我叉!比我大7岁!哥又问她“那你不是结婚啦”,她说“是啊,我结婚很早呢,六七年了,儿子都五六岁了!”我叉!孩子都这么大了!这对哥来说是杯具还是洗具啊!我该不该继续和她聊下去啊!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我决定走一步看一步,毕竟她现在对我印象很好,发那么多惹火的照片给我,而且在同一个城市,说不定哪天还能见个面吃个饭什么的呢,也好打发打发我无聊的时间。于是我就继续和她在网上胡侃,没过两天,哥就和她互相留了手机号码。现在想想,手机这个东西真是个好东西,如果没有手机,要出去见她,估计就又难了一点。2001年的大学生,有手机的不多哦,哪像现在,一个天天吃炒粉的穷学生,手上拿的都是一两千的手机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有了手机能够代表很多事情,比如,下了网之后可以继续和燕子聊天,当然,不是用手机QQ,那时候QQ还在用蓝精灵的头像呢,哪有什么手机QQ,而是通过短信,但毕竟连人都没有见过,所以短信内容都比较河蟹,没有太YD的词汇。又过了没两天,哥感觉,她似乎在等我约她见面,于是,哥在短信里问她“我们啥时候见个面吃个饭啦?”,而她的回复却让我的心情跌到了谷底“不好!”,我哭,拒绝得这么彻底!还让不让人活啦!但是,正当我不知道如何回复她的短信的时候,我的手机又收到了一条短信,这条短信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回光返照,凤凰涅槃,哥,当时就HIGH了。”光见面吃饭有啥意思啦!明天我要去株洲出差,你有时间的话就陪我一起去吧!”

  当我把自己塞进像逃难车一样的立珊专线车,叮叮当当的忍受了快一个小时之后,我来到了我们约好碰头的地方,长沙火车站,到了火车站,我第一时间就给燕子发了短信说我到了,在火车站对面的XYZ副食店门口,手里拿着一顶红色的圣诞帽。哥之所以拿个圣诞帽而没有拿一朵玫瑰,是有原因的。第一,哥不会蠢到第一次见面就给人送玫瑰,第二,即使哥和她关系好到了极致,哥也不会拿一朵玫瑰站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前面等人,因为那样实在是太S B了,第三,再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.很快,她回短信说“好,你等一下,我快到了”.哥怀着激动的心情,站在火车站对面,手里拿着圣诞帽,就像一个大傻一样,就在我左顾右盼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对面人群中有一个人面带微笑,朝我走了过来,挥了挥手.不错!这里说的不错这两个字,代表了两层意思。

  第一,这个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燕子;第二,这个燕子比照片上更好看,更有魅力!燕子笑着走到我面前,问我“你就是德华吧?(不好意思,本人实在不好意思把自己当年的网名写出来,因为我那个名字实在是太多人认识了,暂且此文就用德华来自我称呼吧- -!)”我傻着干笑了一声回答说“是啊,我是德华,你是燕子撒”,话说哥虽然在网上像螃蟹一样,但是在现实中真正第一次和别人打交道,哥还是比较木讷的,但是随着关系的越来越近,哥的魅力将越来越深入目标的内心,这是到目前为止,哥屡试不爽后得出的结论。见面开腔了,她就直接带我去火车站旁边的长途汽车站,准备买票坐车去株洲,株洲离长沙,坐车也就一个小时的路程,车也特别多,所以很快,我们就买到了票,坐上了一辆大巴,找了一个靠中间的双人座,坐了下来。

  一路上,哥和她都显得有点拘谨,但是还是聊了不少东西,我知道了她是在消防系统做事,专门到处推销消防用品。当然,在车上,坐得那么的近,哥的头脑里是不可能不想些少儿不宜的东西的。她当天穿了一条质地很好的羊毛短裙,黑色保暖裤袜,长筒皮靴,上身一件黑色外套,外套里面穿了一件蕾丝边的粉红色薄毛衣,毛衣领口很开,露出白白的脖子,同时,最让哥血脉澎湃的是从她身上传来的一阵阵淡淡的香水味,一路上,我都在不停地默念着毛主席语录,因为我怕我多看几眼多想记下就会流鼻血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当我扛着国旗挺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和燕子到了株洲。下了车,一阵冷风吹过,哥才清醒过来,血脉平和不少,恢复正常状态,随着她,坐上了哥生平第一次见到的异型小摩托,来到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单位门口.她打了个电话,没过2分钟,一个男的就冲了出来,哥感觉那男人如果速度再快点,就会因为刹不住而撞到燕子了,看来,此男对她有想法啊!一阵寒暄之后,我知道了那个人叫陈经理,而我,则成了燕子的表弟。陈经理笑咪咪的看着燕子说“你看你这么老远跑过来,还带个保镖做什么撒,怕我吃了你啊”我叉!就他刚才那表情,如果燕子不带个保镖,还真说不准被他一口给吃了!话说,我们和陈经理碰头之后,也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了,按照一般思路,出去推销产品,一般是卖的请买的吃饭,但是让我惊讶的是,那个陈经理却说“您贵客今天过来了,中午我和马总请你们在我们单位餐厅吃个饭”.奇怪了,难道他们单位欠燕子钱? 还是说陈经理或者马总想泡燕子? 后来,在回去的路上我才知道,原来,燕子他们属于消防系统,消防产品这种东西,你多少都要买,你不买,消防系统的整改令一下就可以让你关门大吉。所以一般单位都是能拖就拖,能少买就少买。我叉!这还真TMD黑啊!!

  我,燕子,陈经理和马总一行四人,来到了他们单位的餐厅包房。点完菜之后,陈经理问“你们喝什么酒啊”,燕子笑着说“我们都不会喝酒哦”,燕子说的是实话,虽然我没有告诉她,但是我确实是从来都不喝酒的,陈经理见她说不喝酒,就说那喝点什么饮料啊,燕子就说“那就拿瓶酸奶吧,我和我表弟分着喝”,陈经理听罢,笑着对马总说“喝奶啊,好吧,就喝奶,喝奶奶大啊,哈哈”我叉!这陈经理也太YD了!虽然当时听到这句话心里咒骂了那个陈经理几句,但我的眼睛也情不自禁的往燕子的胸口瞟了几眼,噗~~~,确实蛮大。。。。马总听他这么说,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://guangyaozi.org/read-3347.html
最新回复(0)